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发改之家

Q群56353637发改之家政策文件资料库 目的充实单位政务公开 工作便利共享

 
 
 

日志

 
 
关于我

...........清平:即我清静平淡的人生。家居男!善良内向朴实, 极不善说话交际喝酒 无官欲权欲。———QQ262613057 创建发改之家Q群 56353637 同为工作方便,只加同行或业务员 加群规则务必请看我QQ空间日记说明 敬请包涵

网易考拉推荐

墓地墓碑寄托哀思权益受保不容侵犯 法制日报20170402  

2017-05-16 11:40:47|  分类: 工人工伤役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区地面车位到底该归谁
·外聘教师观看汇演时受伤是否算工伤
·跟车钻杆切莫为发生意外要担责
·退休打工突晕倒餐馆无错可补偿
墓地墓碑寄托哀思权益受保不容侵犯

( 2017-04-02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案苑
  一年一度的清明节如期而至,人们将前往各地陵园、墓地,为逝去的亲人扫墓献花,寄托哀思。
  近年来,涉及陵园、墓地的纠纷、案件时有发生。本期案例表明,陵园管理方作为陵墓管理人,负有妥善、审慎管理、维护陵墓的义务,如果未能按照合同约定和诚实信用原则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造成他人损害,就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案件中,秦某前往当地公墓祭拜自己过世的父母时被墓碑砸伤,导致其不省人事、住院治疗。在与陵园管理方协商赔偿无果的情况下,秦某将陵园诉至法院。法院审理认为,根据合同约定,陵园管理方负有管理和维护公墓的义务,墓碑倒塌造成秦某身体伤残,原因在于陵园方管理、维护不善,存在过错,应对秦某的人身损害承担与其过错相适应的民事赔偿责任。因此,依法判决陵园管理方赔偿秦某医疗费、护理费、伙食补助费、交通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共计12万余元。
  此外,人们寄托哀思的鲜花、卡片等祭品同样受到保护。一些人为获取不法利益,秘密窃取逝者亲友放置在墓地的祭品转手倒卖,从法律角度而言,祭品寄托着亲友对逝者的哀思,存在实际价值,属于逝者亲友所有,如果秘密窃取达到一定数额,就构成盗窃罪。在本期浙江省永嘉县人民法院审理的案件中,来自江西的3名70后男子,多次趁天黑潜入墓地偷取花篮转手倒卖获利,就分别被以盗窃罪判处拘役六个月、五个月的有期徒刑。
  陵园、墓地、墓碑事关公序良俗和精神慰藉,相关各方都应当本着诚实信用原则,使各自行为既符合法律规定也符合道德规范,在祭奠先人过程中传承优良家风、弘扬优秀文化,把清明节过得平平安安、清清明明。
  (胡勇)  
墓碑倒塌砸伤扫墓人殡葬所担责

( 2017-04-02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案苑
墓地墓碑寄托哀思权益受保不容侵犯 法制日报20170402 - 发改之家 - 发改之家
  漫画/高岳
  □ 本报记者  潘从武
  本报通讯员 张绍娟 叶斯木汉
  2015年8月28日,阴历七月十五,俗称鬼节,秦某一家人前往当地公墓祭拜自己过世的父母,正当秦某擦拭供桌时,传来“轰隆”一声,秦某当场被墓碑砸得不省人事。近日,法院对此案审理后,认定公墓管理方对秦某的人身损害担责。
  据了解,事故发生后,秦某被送至医院。经诊断,秦某胸部、腰部压缩性骨折,此外还有颈椎间盘突出、糖尿病、高血压等病症。住院十几天,秦某花费医疗费近13万元。后经司法鉴定,秦某伤情构成八级伤残。住院期间,针对赔偿事宜,秦某家属多次与墓地管理方殡葬所协商,而对方在支付了4万元医疗费后拒绝继续赔偿。面对这场无妄之灾,秦某越想越窝火,于是,她一纸诉状将殡葬所告上了法院,要求被告赔偿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交通费、精神抚慰金等共计29万余元。
  对于秦某的索赔要求,殡葬所辩称,秦某被倒塌的墓碑砸伤当天,他们去查看过现场,当时墓碑附近有水泥、沙子等物品,而这些东西并不是殡葬所放在那里的,因此,墓碑倒塌的原因不排除是因他人擅自加固墓穴造成的,与殡葬所无关。此外,因秦某和负责护理的老伴均为退休职工,不应主张误工费。
  对于该案,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合同,殡葬所具有管理和维护公墓的义务,墓碑倒塌造成秦某身体伤残,原因在于殡葬所管理维护不善,存在过错,应对秦某的人身损害承担与其过错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秦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墓地进行祭礼活动时,应对自身的安全尽到谨慎保护的义务,对于自己受到的人身损害,其自身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结合原、被告双方过错程度,法院确定由殡葬所承担本次事故60%的民事赔偿责任,秦某自行承担40%的责任。秦某的医疗费中,应减去治疗糖尿病所花费的1.3万余元;酌情支持其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
  至于误工费,秦某及老伴均为退休职工,虽然出具了两人另外在某公司打工的收入证明,但未能提供劳动合同、工资表、完税凭证等足以证明其退休工资外有其他收入的证据。秦某索要误工费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根据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据此,法院一审判决殡葬管理所赔偿秦某医疗费、护理费、精神抚慰金等共计12万余元。判决后,殡葬所不服,提起上诉,近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相邻墓地面积部分重叠被判赔偿

( 2017-04-02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案苑
  □ 魏丽娜 马英
  墓地承载着近亲属对已故亲人的特殊情感,然而市民陈某清明扫墓时,发现亲人的墓地竟遭受损坏,与相邻墓地形成面积重叠。在多次与园陵协商未果后,他诉至法院并提出精神损害赔偿。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后,认定涉案墓地遭受到一定程度的侵害,在恢复原状不具备现实可行性的条件下,判令园陵方赔偿陈某精神损害赔偿金两万元。
  2013年清明节,陈某携家人扫墓时,发现自己于2011年购买的墓地旁有新墓地在建,且新建墓地已侵占了自己所购买墓地的位置,遂当即向园陵公司的管理处反映墓地被侵占的情况,要求制止侵占行为,恢复原状。
  园陵公司当时口头承诺会处理妥当,但在2013年重阳节,陈某再次前往扫墓时,发现该公司并未及时处理,并且旁边新建的墓地已建成使用。陈某再次书面要求解决,但园陵公司仍未答复及解决。2014年1月6日,陈某委托律师发函后仍然未果,认为该园陵公司给自己及其他亲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痛苦,故请求法院判令园陵公司停止侵害并恢复陈某所购买的墓地(格位)原状,并支付陈某的精神损失费两万元。
  对此,园陵公司辩称,陈某所购买的墓地并没有与其他墓地相重叠,即使存在误差,也不能证明园陵公司侵占陈某所购买的墓地。考虑到园陵公司营业的特殊性,如恢复陈某所购买的墓地原状会侵害其他人的合法权益,故请法院妥善处理。
  后经广东省地质测绘院对涉案墓地测绘,涉案墓地左侧确有一墓地相邻,右侧为空地。经现场测量,13号墓地用地范围面积是1.414平方米,方案一的测量结果重叠宽度为0.058米,重叠面积是0.08平方米;方案二的测量结果重叠宽度为0.082米,重叠面积是0.124平方米。
  一审法院审理后,驳回了陈某的诉讼请求,陈某不服原审判决上诉。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死者的近亲属对墓地享有物权权利。相邻墓地之间的用地范围有交叉,涉案墓地的恢复原状将影响他人的合法权益。陈某主张其是在先权利者,应当予以优先保护,但后权利人并无过错,其合法权益也应予以保护。此时需平衡两者利益,才能停止纷争。
  法院认为,涉案墓地遭受到一定程度的侵害,有违社会公序良俗,在恢复原状不具备现实可行性的条件下,可以考虑精神损害赔偿,从而弥补当事人在精神上遭受的痛苦。园陵公司在规划设计上存在纰漏,且园陵公司在陈某投诉后并未采取妥善的措施,对本案负全部责任。结合墓地的价值、当地的经济状况等综合因素,法院终审后作出如上判决。
墓碑未留名兄弟再对峙

( 2017-04-02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案苑
  □ 孙涛
  王磊的父亲、继母相继去世,可同父异母的兄弟张平、张阳未告诉他,导致未能见到父母最后一面,甚至连他们的安葬地点也不掌握。为此,王磊与张氏兄弟两度对簿公堂。
  王磊在法庭上声称,自己在新疆工作苦、工资低,但每月坚持给父亲100元。张氏兄弟则否认这一说法,指出王磊不仅与张平、张阳没有联系,与父母也是长期不联系,更曾因家庭矛盾与继母发生争吵,并扬言与父母断绝关系。
  法院经审理认为,王磊与张氏兄弟系同父异母的关系,张氏兄弟应该告知王磊有关父母的安葬地点信息。
  时隔一年,法院又收到王磊的起诉状。原来张氏兄弟虽然将父母安葬地址告诉了王磊,但墓碑上没有王磊一家人名字。王磊认为,同为父母的后代,张氏兄弟理应将自己、妻子、儿子、儿媳乃至孙子的名字刻在墓碑上。张平不同意王磊的诉讼请求,“这是父母自己作出的决定,作为晚辈无权变更父母生前意愿”。
  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王磊的父母虽然在确定墓碑字样时,未刻录王磊等人的名字,但不能据此证明王磊与父母的亲情已经割裂。现在父母已经去世,王磊作为儿子,有权利在生父墓碑上署名以寄托哀思。本案主审法官表示,存在血缘、婚姻等关系的民事主体,在死者墓碑上篆刻姓名,符合我国传统伦理道德的观念,应视为一种公序良俗,纳入法律保护的范畴。
墓地偷花篮最终入囹圄

( 2017-04-02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案苑
  □ 李红亚
  2016年清明节前几日,万某、雷某、王某三人动起了歪脑筋,想着趁清明节这几天开车去公墓和陵园,偷墓地上祭拜用的花篮出售赚钱。去年3月28日晚上,万某、雷某、王某驾车来到位于浙江省乐清市北白象镇的一处生态公墓,偷走里面的20余盆花篮,并于次日将花篮出售。之后三人又多次去公墓、陵园偷花篮,并以每盆10元、20元不等的价格出售获利,总共窃取140余盆花篮,获利1500元左右,后被抓获。
  法庭上,法官问上述3人为何会想到去偷别人祭祀先人用的祭品。万某等3人均称,看到别人也有偷拿墓地的花篮,自己也去偷了,不知道这是犯罪,否则也不会占这点小便宜。
  对此,法官解释道,花篮作为殡葬用品,寄托着死者亲友对逝者的哀思,存在实际价值,万某等3人是为谋取非法利益而去实施盗窃行为;此外,花篮摆放在逝者墓地,属于逝者家属或者墓地管理人员占有,不属于抛弃物或者无主物。
  浙江省永嘉县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定,万某、雷某、王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多次秘密窃取他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万某、王某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其他案犯,系立功。据此,法院判处雷某拘役六个月,万某、王某拘役五个月。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