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发改之家

Q群56353637发改之家政策文件资料库 目的充实单位政务公开 工作便利共享

 
 
 

日志

 
 
关于我

...........清平:即我清静平淡的人生。家居男!善良内向朴实, 极不善说话交际喝酒 无官欲权欲。———QQ262613057 创建发改之家Q群 56353637 同为工作方便,只加同行或业务员 加群规则务必请看我QQ空间日记说明 敬请包涵

网易考拉推荐

丧偶之痛应予理解权利义务也别忽视 法制日报20170430  

2017-05-16 11:51:56|  分类: 工人工伤役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名义产权人暗度陈仓擅卖房
·野猪破坏庄稼也不能随意杀
·擅自抵押已出卖房屋返还房款并加倍赔偿
·捡来信用卡叫友取钱冒领超五千构成诈骗
丧偶之痛应予理解权利义务也别忽视

( 2017-04-30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案苑
  情深意厚的夫妻有时会表达这样的心愿: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然而在现实生活中,绝大多数的夫妻不会在同一时刻死亡,有时夫妻双方死亡的时间要相差数年乃至数十年。
  配偶一方不幸去世,不但给活着的配偶一方情感上造成的打击,而且会带来法律上权利和义务的变化,形成一些新的法律关系。
  首先是继承问题。活着的配偶一方除了可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参与继承已去世配偶的遗产外,还涉及到将来是否还有权继承公、婆或者岳父、岳母遗产的问题。对此,我国继承法第十二条规定,丧偶儿媳对公、婆,丧偶女婿对岳父、岳母,尽了主要赡养义务的,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也就是说,丧偶儿媳对公、婆,丧偶女婿对岳父、岳母,必须尽了主要赡养义务,才能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参与继承。这里所谓主要赡养义务,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照料、帮助,必须是生活上经常照料、经济上长期供养,否则不能成为法定继承人。
  在本期江西省泰和县人民法院审理的继承纠纷案中,兰某作为丧偶儿媳,为公公养老送终,尽了主要赡养义务,法院认定其应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参与继承,享有相应份额的遗产继承权。
  其次是已去世配偶生前所欠债务问题。依照法律规定的精神,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照夫妻共同债务处理,除非有证据证明此借款仅用于借款人个人生活。在本期江苏省启东市人民法院审理的民间借贷纠纷中,竺某的丈夫张某生前在两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向田某借款两万元,有张某出具的借条为证,且竺某也承认借款事实。竺某虽辩称此借款非用于家庭生活,但未能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明。因此,竺某对其已故丈夫张某所欠田某两万元,应承担归还的民事责任。
  丧偶令人痛心,法律应当遵守。对于活着的配偶一方的权利,应当严格保护,对于其应尽的义务,也应当责令其依法承担。
(胡勇)  
丧偶儿媳组新家住老屋却拒赡养

( 2017-04-30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案苑
丧偶之痛应予理解权利义务也别忽视 法制日报20170430 - 发改之家 - 发改之家
  漫画/高岳
  □ 本报记者  王春
  本报通讯员 彦明
  十几年前,老夫妇的大儿子去世,大儿媳与老夫妇的其他3个儿子签订了相关赡养协议,后来大儿媳组建新家后也一直居住在原先的房子里。然而,大儿媳在支付了两个月赡养生活费后就没再支付。近日,浙江省海盐县人民法院对此案审理后,判决认定丧偶的大儿媳对老夫妇虽没有法定赡养义务,但依协议有赡养责任,应支付相关赡养费用。
  马老夫妇共生育1个女儿和4个儿子,十几年前,大儿子去世,留下了大儿媳黄某和年幼的孙女。2006年底,马老夫妇的3个儿子和大儿媳黄某签订赡养协议,约定老夫妻今后的生活费每月400元,由四方各负担100元,生病及老去所需费用均由四方平均负担;自2007年1月1日开始轮吃住,一月一轮。
  协议签订后,马老夫妇的其余3个儿子均按协议给付了赡养费和医疗费,而大儿媳黄某却仅支付过两个月的赡养费,其余费用均未支付。马老夫妇认为,大儿子去世后,他们在生活上、经济上多方帮助接济大儿媳,后又为她另寻配偶组建新的家庭,而且她婚后与其现任丈夫仍居住生活在大儿子的房屋内,大儿媳又签订了赡养协议,就应该依约定履行对他们的赡养义务。因此,马老夫妇俩将大儿媳黄某诉至法院,要求其支付医疗费4000元以及赡养费10300元。
  海盐法院对此案审理后认为,赡养是基于亲权关系而产生的,是在血缘和抚养关系的基础上成立的一种回报式的义务,我国婚姻法第二十一条规定,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本案被告黄某系原告方已丧偶的儿媳妇,与原告方并非法律上的父母子女关系,不具有父母子女间的权利和义务。因此,黄某对马老夫妇没有法定的赡养义务。
  但是,黄某曾与原告方的其他3个儿子在村调解委员会的调解下签订了赡养协议,协议约定了黄某应当负担马老夫妇每月100元的生活费,黄某此后也支付了两个月的生活费200元。同时,协议中约定了“老人现有的承包田分划给四方”,该承包田前期确系均分给黄某与其余3个儿子耕种。因此,尽管黄某对马老夫妇没有法定的赡养义务,但是基于其签订的赡养协议中的内容,黄某应承担相应的赡养责任。
  海盐法院依据双方签订的赡养协议,以及双方实际履行中的对等权利义务关系,部分支持了马老夫妇的诉讼请求,判令黄某支付马老夫妇生活费共计2400元。
女子状告医院胜诉解冻遗腹胚胎

( 2017-04-30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案苑
  □ 本报记者  王 春
  本报通讯员 卢柏安
  一对夫妇因不孕选择体外受精术并进行了全胚冷冻,准备在3个月后做冷冻胚胎移植。不料丈夫遭遇海难事故下落不明,为延续“香火”,妻子想进行胚胎移植手术,却遭医院拒绝,“丧偶”女子为此将医院告上法庭,最终胜诉成功解冻“遗腹胚胎”。
  据了解,阿洋为家中独子,是一名渔民,阿洋与阿菊结婚多年,但一直未有子女。夫妻俩上医院检查后发现,阿菊患有妇科疾病,想要自然怀孕,希望渺茫。2016年3月,求子心切的夫妻俩在浙江省舟山市妇幼保健院生殖中心做了试管婴儿手术,顺利完成取卵、受精和胚胎培养,共成功获得5枚优质胚胎,并与院方约定3个月后等待合适的时间进行胚胎解冻和移植。
  同年5月,阿洋随渔船出海,不料该渔船在长江口渔场失联,包括阿洋在内共有17名船员下落不明。2016年7月,阿菊与阿洋的父母商量后,为尊重阿洋生前强烈要求生育子女的意愿,向舟山市妇幼保健院提出申请,要求进行胚胎移植手术。
  据了解,目前我国法律对于配偶失踪或死亡、女性要求继续履行人工生殖医疗合同,并没有明确。为此,舟山市妇幼保健院伦理委员会专门开会讨论了此事。伦理学专家认为,基于阿菊健康、理智精神状态的前提,应尊重她的意愿。社会学家则认为,阿菊此时已属于单身妇女范畴,而根据原卫生部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和人类精子库伦理原则》,“医务人员不得对单身妇女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且根据“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实施必须经夫妇双方自愿同意并签署书面知情同意书”,不赞同为阿菊进行胚胎移植。最终,医院伦理委员会讨论后认为,不赞同马上给阿菊做胚胎移植。
  与院方多次沟通无果后,阿菊一纸诉状将医院告上法院。 
  近日,舟山市定海区人民法院对此案审理后认为,生育权是人的基本权利,在道德、法律许可范围内应尽量保障。阿洋虽因海难事故下落不明,但目前从法律上讲尚不能认定其死亡,故阿菊应系已婚妇女,而非单身妇女。即使阿洋死亡,阿菊作为丧偶妇女,要求以其夫妇通过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获得冷冻胚胎继续孕育子女,亦有别于《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和人类精子库伦理原则》中所指称的单身妇女要求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情形,因此不违反社会公益原则。同时,阿洋之前签署的一系列知情同意书已表达了明确的意愿,有理由相信阿菊实施胚胎移植术不违反阿洋的意愿,故并不违反前述知情同意原则。
  据此,法院判决医院继续履行与阿菊之间就“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所签订的医疗服务合同,为阿菊施行胚胎移植术。宣判后,医院接受一审判决结果,待合适时机为阿菊做胚胎移植手术。
丈夫生前借款妻子应偿还

( 2017-04-30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案苑
  □ 沈琪
  2012年10月,张某向朋友田某借款两万元并出具亲笔署名的借条一份,但借条之上并没有张某妻子竺某的签名。天有不测风云,张某在2012年11月的一场车祸中意外死亡。竺某作为亡妻,开始为张某操办丧事。张某的生前好友田某等人亦赴车祸现场协助竺某操持张某后事。其间,田某碍于情理未提出张某的借款事宜。张某丧事完结后,田某向竺某提及借款事宜,但经多次催要,均遭拒付。竺某虽然承认其夫张某向田某借款的事实,但坚称该笔借款没有用于家庭生活。
  一时间,坊间流言四起,有的说田某没有义气,竟向已亡好友的寡妻追债;有的说竺某没有遵从亡夫遗愿,妄图抵赖该笔借款……争执无果之后,田某一纸诉状,将竺某告至法院。
  江苏省启东市人民法院对此案审理后认为,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照夫妻共同债务处理。本案中,竺某的丈夫张某在两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具欠田某两万元,有张某出具的借条为证,且竺某也承认借款事实。竺某辩称此借款非用于家庭生活,但未能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明,法院不予支持。
  据此,竺某对其已故丈夫张某具欠田某的欠款两万元,应承担归还的民事责任。
丧偶儿媳尽责赡养继承房

( 2017-04-30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案苑
  □ 李强
  郭某早年生育了两子郭军、郭辉,其妻已过世。父子3人居住在祖上留下的老屋中,2001年郭某将老屋加固翻新并办理了房屋产权证。2002年郭军与兰某结婚,2003年生育男孩小郭,2005年郭军不幸车祸丧生,家庭负担全落在兰某身上。兰某除农作劳动外,精心照料孩子和公公郭某的饮食起居,一直未再嫁。后来郭某因病痛折磨离开人世,留下祖产房屋一幢共6间。郭某去世后不久,小叔郭辉要求分割房屋,认为小郭可得3间房,兰某作为小郭的监护人享有居住权,另外3间归自己所有。兰某不满,诉至法院。
  江西省泰和县人民法院对此案审理后认为,我国继承法第十二条规定,丧偶的儿媳对公、婆,丧偶的女婿对岳父、岳母,尽了主要赡养义务的,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依据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被继承人生活提供了主要经济来源,或在劳务等方面给予了主要扶助的,应当认定其尽了主要赡养义务或主要抚养义务。本案中,小郭享有代位继承权,应当继承其父郭军应继承的遗产份额;兰某作为丧偶儿媳,为公公养老送终,尽了主要赡养义务,应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参与继承,其应享有相应份额的遗产继承权。
  据此,法院判决兰某、小郭、郭辉各享有两间祖产房屋的所有权。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